销量“腰斩”乳业求解疫情“大考”
世間好物不堅牢,彩雲易散琉璃脆。
做最好的博客模板

销量“腰斩”乳业求解疫情“大考”

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,作为春节走亲访友最常见的伴手礼,牛奶经历了近年来最惨淡的一个销售季。乳企大量喷粉(喷成奶粉,易于储藏)、库存激增、奶农倒奶……专家认为,疫情或将导致部分奶农退出市场,随着疫情过后乳品消费快速恢复,原奶供需矛盾将进一步加剧。加上国际“黑天鹅”事件频发,世界一些牛奶主产区货币贬值等,我国奶业振兴面临诸多不确定性。

销量滑坡 全产业链承压

据行业调查,近一个多月时间内,一、二线城市各大商超乳品销量普遍同比下降50%以上。预计2020年上半年,全行业销售额将出现大幅下降,部分企业存在资金链断裂风险。

记者在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维多利超市看到,乳品区的各种牛奶、酸奶产品摞成一座座小山,贴着“买一赠一”“特价”等促销标签,但购买者寥寥无几,超市销售人员将快要过期的酸奶免费送给顾客。

乳业高级分析师宋亮说,春节期间乳业销售约占全年销售总量的1/8至1/10,但今年春节期间销售几乎交了“白卷”。他说:“目前疫情仍然没有结束,影响还会延续一段时间,预计各乳企一季度的成绩单不会好看,上半年乳品销量会下降20%到40%。”

从品类上看,保质期较短的巴氏奶和低温酸奶受到的冲击更大。一家以销售巴氏奶为主的南方乳企表示,由于疫情导致交通受阻,鲜奶送不到乡镇商超,也送不进城市小区,目前销量只恢复到4成左右。该企业负责人说:“前几天一车鲜奶要送到一个乡镇,但乡镇干部就不让通过,整车奶只能在路边倒掉。”

酸奶方面,除了商超的销售低迷外,高端酸奶销售的特渠(特殊渠道),如餐饮、电影院等,成绩单几乎完全挂零。内蒙古兰格格乳业公司由于大量酸奶积压,在网上发布告急援助消息,并通过送货上门、社群团购等方式开辟销售渠道,想尽办法消化积压库存。

“现在省内乳企库存几乎都是满仓状态,但奶牛还在不断产奶。”辽宁奶业协会秘书长佟艳说,疫情前辽宁省日均喷粉200至300吨,现在已增长到1500吨,意味着辽宁省有近四成原奶需要喷粉。“但省内喷粉能力只有500吨,剩下的1000吨,乳企只能想方设法拉到外省喷粉”。

作为福建省唯一具有喷粉能力的企业,近期福州明一乳业公司接到了许多来自外省牧场的喷粉请求。明一公司董事长林强说:“喷粉请求达到日常的三倍,但实际上我们也是一点儿都没有喷,因为喷粉了我们自己也消化不掉。”

为减轻上游牧场损失,伊利、蒙牛、长富等大型乳企做出不拒收原奶承诺,纷纷采取喷粉措施,维持收奶量,但喷粉成本高昂。“按照现有价格,每喷粉1吨损失近1.3万元。”辽宁省沈阳市一家大型乳业公司总经理说,该工厂每天喷粉70多吨,意味着每天损失80至90万元。

内蒙古奶业协会秘书长徐克表示,目前受人员出行的管控,部分企业岗位员工无法返岗,乳业产业链上的供应商、经销商、终端零售商人员的复工率总体较低,严重影响了乳企生产所需的物料供给,“整个乳业的产品生产、销售和配送体系几乎停滞。1月末到2月初,几家大型乳企的日产能利用率不足一半。”

据中国奶业协会公布的信息,截至2月7日全国已有13个省份出现倒奶现象。佟艳说:“如果这种局面持续,就可能要影响企业不按合同收奶,到时就会有更多农户杀牛倒奶了。”

未来供需矛盾或将加剧

形容疫情对中国奶业带来的影响时,专家表示“就像飞机刚刚升空,就遇到了雷暴”。

部分受访养殖企业对未来表示乐观,认为随着疫情缓解,乳制品消费量逐渐回升,对上游养殖企业的奶量需求也会回归正常水平。加上2019年以来,全国产奶量原本就供不应求,后期原奶价格将恢复高位,养殖企业也可快速恢复正常的经营状态。

然而,宋亮认为,随着奶牛进口增加以及牧场效益回暖,奶牛存栏自2018年起才开始恢复,目前仍然元气不足。“新进口的奶牛还要约一年的时间才能正常产奶,如果今年疫情造成部分中小牧场杀牛退出,奶源将会出现一段青黄不接的现象。”

“疫情过后,奶价将呈现先降后升的趋势。”宋亮分析,疫情过后乳企将通过促销和增加使用复原乳等方式消化喷粉库存,造成市场上短期内供过于求,奶价下跌;从长期来看,由于一些奶源在疫情中退出,市场消费逐步恢复后,下半年会出现阶段性供不应求。

奶价过快上涨对中国乳业整体而言也绝非好事。徐克认为,如果前期疫情导致奶农退出过多,将导致奶价上涨并维持高位,加大乳企运营压力。“一些中小乳企有可能出现资金链断裂,出现被迫停产甚至关门的局面,这又会反过来冲击上游奶牛养殖业的发展,形成恶性循环。”